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公寓运营商,你的品牌为何迟迟无法做大?

2020年05月06日 13:47

据租客网预测,至2025年住房租赁市场租金GMV将接近3万亿元,租赁人口达2.3亿;到2030年,租金GMV将达到4.6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7亿。

4.6万亿元的租金GMV可谓相当惊人了,但更惊人的是这4.6万亿元仅仅是这个庞大人群“衣食住行”中“住”的部分消费,由此可知“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了多大一部分比重。

(一)

长租公寓核心目标客户群体的年龄在租客年龄分布中,20-30岁占比高达71%。

(二)

可见,长租公寓之所以这么火,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便是这个庞大群体在支撑,所以说长租公寓的潜力是无限的。

(三)

租客中男性占比56%,女性占比44%。这与中国人口男多女少的现状吻合。2017年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总人口13.8亿,男比女多3359万。

(四)

租客中,收入5000-10000的占比最多;收入20000以上的只占2.44%,可见选择长租公寓的人群大部分都是中等收入水平。

(五)

在租客职业分布中,从事IT/互联网行业的比例最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租客性别比例,因为互联网行业往往男性从业者居多。

(六)

在影响租客选择房源的因素中,租金、地段占主导地位。品牌影响占比只有5%左右,可见长租公寓行业品牌优势尚未成型,各公寓品牌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七)

在3年以上时间段中,女性租客明显高于男性,可见女性更长情、更不爱搬家。但大多租客租房时长都在3年以下,可见在续租率方面我们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各公寓的服务要做到位了。

(八)

我国2017年高校毕业生795万,2018年大学毕业生82万。如果不是富二代,这些初入社会的职场新人都是要租房的,而且他们正是长租青年公寓的核心客户。从上面的八张图中不难看出,我国长租公寓目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且还存在很多缺陷,有缺陷就是有机遇,谁能抓住机遇弥补缺陷谁就能在众多长租公寓品牌中拔得头筹。

不难看出,长租公寓主要应对的是白领,IT行业等人群,这类人群普遍不光对房屋的“硬件”要求高,对房屋的“软件”要求也很高,他们追求的不光是一个住所,更是一个温暖的港湾,所以长租公寓要想做出品牌效应,不光得狠抓环境,还得提高服务,增强租客的体验感。所以长租公寓想要做出名声,必须得打通第三方平台,合作共赢。

租客网就是众多公寓主争先选择的平台,租客网从源头上淘汰了一批虚假房源,平台上挂出的房源,必须有房产证,和土地证,直接避免虚假房源。租客网求质不求量的态度,更是为租客网圈的一批忠实的“租客粉”,用户数量不断上升。

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

租客网的社群服务,更是符合广大都市青年的情感诉求,不论你是想拓展人脉,还是结交朋友,不论你是谈吐真心还是寻求安慰,租客网的强大的社群功能都能满足你的需求。单调的都市生活因社群而更加丰富多彩,满足了广大长租公寓租客的“软件”要求。

所以对于公寓运营商来说,与租客网合作既能降低运行成本,又能创立自己的品牌优势,致使众多公寓主会选择与租客网强强联手,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关键字:

相关推荐

部分教育机构生存困难,如何解决困境,渡过难关?

2020年真的很艰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就连曾经“永远的朝阳行业”也迫在眉睫,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截至到4月,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业界人士认为,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此次疫情,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目前,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倒闭潮”,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被迫选择关闭机构。那么,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一、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大部分情况下,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我们都知道,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不仅需要场地费、材料费、水电费,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比如老师、助教等费用!对于越优秀的老师,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否则留不住老师,机构的名师少,招生效果只会更差。二、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为了争夺用户,各大机构纷纷转型“线上”,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规模庞大“免费学习”的中小学生,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重点转化对象”。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日子只会更加难过。三、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因此,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纵观所有,当下,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抱团取暖,才能寻求多方共赢,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从而自救。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倒闭潮”,不妨加入考生网,解决招生难题,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帮你转型线上,渡过难关。

2020年06月24日 11:06

孩子要不要上补习班?家长们看过来!

近年来,补习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生长,家长和小孩对补习班也是非常狂热,可以说,现在的孩子接受的教育是一代比一代强,一代比一代好。因为现在的社会不比以前,市场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家长都不想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从小就对自己的孩子严格培养教育。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很多家长对补习班这么“情有独钟”的原因。当然,也有不少家长没有给孩子报补习班、兴趣班,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教育机构没用、骗钱,所以平时也很少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关于孩子要不要上补习班,这几年一直有很多争议,小编就此给出三点建议。一、尊重孩子的选择。毫不夸张的说,大部分孩子去上补习班、兴趣班都是家长的安排,很多家长都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由,给孩子报很多班,有的家长甚至不经思考、盲目地看别人报什么班就给自己的孩子报什么班。在报补习班这件事上,小编认为家长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并且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做出选择。首先要看孩子对上补习班是一个怎样的态度,要是自身愿意学习,那就可以去,还能学到东西;要是自身不愿意学习,去了也心不在焉,不会有什么成果。当然,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说,孩子懂什么啊,让孩子选择除了玩还能选出什么?但我想问问这些家长,你的选择就确定是对的吗?磨刀不误砍柴工,多花些时间寻找,既是尊重孩子,更是让你多了解自己孩子的机会。不要急于为孩子做选择,多带着孩子接触一些不同的事物,在孩子展示出兴趣或天赋时再做决定未尝不可。

2020年06月13日 23:22

万泰生物上市后,农夫山泉冲港股,包装饮用水毛利超六成

新京报讯(记者阎侠)一直以来,农夫山泉要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但是屡次遭到官方否认,这次,要来真的了?4月29日,港交所披露了农夫山泉的招股书,更早之前,3月17日,证监会接收了农夫山泉境外IPO审批材料,3月23日发了受理通知,4月16日给了一次书面反馈。盈利能力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包装饮用水毛利率超60%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包装水及饮料的龙头企业。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百万元、20475百万元、24021百万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的盈利水平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6.9%、7.1%、9.6%的平均盈利水平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3.9%、7.6%及8.5%的平均盈利水平。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饮料产品的收益占总收益的比例分别为40%、40.1%、38.4%。以2019年为例,农夫山泉四大主要产品: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的收益依次为14346百万元、3138百万元、3779百万元、2311百万元;其毛利率依次为60.2%、59.7%、50.9%、34.7%。此前多次传上市多次否认农夫山泉已经被传要上市多年。在浙江监管局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一篇发布于2003年8月28日的报道中这样写道“一年多来,杭州特派办克服人手少,任务重的困难,先后到农夫山泉等40多家拟上市公司中进行现场检查,实地调研改制辅导情况。完成了31家拟上市公司的辅导调查评估。对5家拟上市公司的举报事项进行了专项核查。”2017年3月,有媒体称农夫山泉或将上市,理由是在浙江辖区处于辅导期内拟上市的公司名单中,农夫山泉身处其中。对此,彼时的农夫山泉董秘回应称“没有上市打算”,至于为何会出现在上述名单中,董秘回复“陈年旧事而已”。2017年6月,在和讯网的一则报道中,农夫山泉董事长兼总经理钟睒睒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2017年11月,有报道称农夫山泉要借壳乔治白上市,这一消息导致乔治白连续三个交易日大涨,最后乔治白官方发布公告辟谣,“本公司目前不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经向公司实际控制人询问,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其他重大事项。”2018年,证监会浙江局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期的辅导工作已经结束,下一阶段的辅导工作重点主要包括:第一,了解公司新项目投资进展情况;第二,继续关注公司舆情;第三,进一步督促公司接受辅导人员学习法规知识,持续了解公司规范运作相关事项。同年8月6日下午,农夫山泉媒介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没有接到公司要上市的通知。随后,农夫山泉董秘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例行辅导,没有上市计划”。董秘称,公司十多年前就已接受上市辅导,一直在接受上市辅导,但一直没有上市计划。至于为何公司不准备上市,却要支付上市辅导费用,董秘回应称:十几年前(费用)不高。”2019年年初,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中信证券10年的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实控人钟睒睒的资本版图根据招股书,农夫山泉的实控人为钟睒睒,持股比例接近90%。离开记者行业,下海经商已有20多年,钟睒睒被外界冠以“独狼”之称。公开资料显示,钟睒睒在创办农夫山泉之前,已经于1993年成立了养生堂,打响了养生堂龟鳖丸、朵儿胶囊等品牌。除了保健行业和饮料行业,钟睒睒还涉足了医药行业。资料显示,钟睒睒是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北京万泰生物旗下有一家名为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钟睒睒在这家公司担任董事。2017年年底,养生堂与农夫山泉就已经正式进军化妆品行业;2018年7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公布第三十批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药品注册申请的公示,涉及16个产品,其中包括重组人乳头瘤病毒16/18型双价疫苗(大肠杆菌),申请企业为厦门万泰沧海、厦门大学和北京万泰生物。值得一提的是,万泰生物于4月29日在A股上市。作为万泰生物的实控人,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7880.0518万股,占万泰生物发行前总股本20.2053%的股份,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万泰生物63.3526%的股份。4月30日,万泰生物当前股价为13.86元/股,单日涨幅为10%,上市公司总市值为60.1亿元。

2020年04月30日 14:20